俄Rose音乐欣赏——交响音画《荒山之夜》

网络图

交响音画《荒山之夜》是俄Rose歌唱家穆Saul斯基的代表作。穆索尔(Saul)斯基是俄Rose新俄乐派的代表小说家,是“五个人强力公司”成员之一。

穆索尔(Saul)斯基出生于地主家庭,从小酷爱音乐并磨炼钢琴。他现已从军,但新兴又辞去军职,全身心投入音乐创作事业。

穆索尔(Saul)斯基童年时期在乡村生活了十年,期间他承受了音乐启蒙教育,大量接触民间艺术活动,并在与村民的来往中萌芽了对底层人们的同情心,这为她随后艺术思维的爆发和写作作风的朝三暮四打下了根深蒂固的底蕴。

在音乐创作活动中,穆Saul斯基渐渐结识了里姆斯基-科萨科夫、居伊、把拉基列夫、鲍罗丁等战斗民族(Rose)艺术家,组成了举世瞩目的“两人强力集团”音乐创作集体。他们接受了俄Rose农奴制改正后的提高社会思想,继承并发扬光大了格林(Green)卡民族音乐传统,强调音乐创作的“民族性”、“人民性”、“现实性”,他们的创作在俄Rose和世界音乐史上爆发了重大而引人深思的震慑。

《荒山之夜》的写作几经曲折,经过三番两次改编,那首有着浓烈俄罗丝(Rose)民族色彩的创作历时十余年才足以完成。在彼得堡体育场馆中藏有穆索尔(Saul)斯基最早的一份手稿,这是俄罗丝音乐宝藏中的珍品。

这部作品最早是为剧本《女巫》中的荒山景观所写的音乐,最终却没能完成,但形成了前天《荒山之夜》的雏形。后来作者将其改编为管弦乐与合唱曲,用于舞剧《姆拉达》,但话剧没能完成,此曲也就得不到演出。此后又被改写成间奏曲,用于话剧《索洛钦市集》。直到作者去世后,才由里姆斯基-科萨科夫举行整治,并于1886年10月27日由其亲身指挥演出。

在彼得(彼得)堡保存的手稿上有作者写的题目表明:“阴惨惨的鸣响从非法闹哄哄地涌上来,女妖出现,魔王上场。赞颂黑暗之神车尔诺波库,女妖的祭拜,热闹的晚宴。狂欢进行到高潮时,远方传来了教堂的钟声,于是妖魔四散奔逃,消逝——黎明”

这首曲子的上进、音乐形象的扶植,都遵照标题表明的思路举行,是超人的标题音乐。

全曲以快板为主,直到最终速度才有点放缓。以d小调起始,以D大调截至。

曲子第一段,依次出现了五个音乐形象。作者用不同的韵律和音型了作育他们。在音区和色彩运用上也作了漂亮纷呈处理。

曲子开首由第一次之小提琴,以极微弱的轻重,神速地奏出一串三连音,形成一种嗡嗡之声,再增长与其重叠出现的由低音弦乐器奏出的腔调,勾画出夜晚的荒山中群魔出现的场景。接着由木管在三个不同八度上奏出阴惨惨的怪叫声,代表着女妖出现了。然后便由长号和小号齐奏出威严阴沉的腔调,这是黑暗之神车尔诺波库登场了!乐队在短跑的齐奏后突然中止。这多个音乐形象组成了乐曲的第一段——众妖登场。

其次段是赞赏黑暗之神以及妖怪们的祭拜和热闹的晚宴。这一段除了第一段中两个音乐形象的变体外,又充实了多少个调子。当木管在高音区奏出短暂的切分音后,就出现了戏谑性的流行乐音调,铜管吹出了有趣的、号角般的举办曲音调。此时女妖胡蹦乱跳着向魔王谄媚并开展祭拜的景观就表现在大家前边了。随后小提琴以半音音阶奏出显明的全奏时,群魔乱舞、喧嚣作乐的狂欢气氛就达到了极限。

其三段的情节是,当群魔的狂欢到达高潮时,远处传来了教堂的钟声,妖魔们四散奔逃、消逝——黎明。这一段音乐暗含着作者对当时战斗民族(Rose)社会问题的思想,非凡有意思。结尾从持续了十二小节的钟声开端,黎明驱逐了黑暗,刹那间,一切都来得那么坦然。在竖琴的琶音衬托下,单簧管奏出了拥有乌Crane民间音调的幸福牧歌。这是青春农民的大旨,它蕴含着俄Rose老乡朴素而真心的情绪,对江湖充满甜蜜的心仪,它意味着着美好自然打败黑暗。随后长笛接续了这美妙安详的韵律,作者想要表明的主旨思想,就飘洒在这梦幻般迷人的牧歌里。

曲子链接:http://t2.kugou.com/song.html?id=4vf1Xf7t3V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