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为啥固执地支撑罗永浩

古人云:每一个胖纸都是一只潜力股。(表骂我,我精晓这不是古人说的)

罗永浩是胖子,所以,我以为他会最终成功,我要补助她,当然仅仅是表面上开个笑话的理由。

之一

那个年的创业者中,估摸没有何人比罗胖子更加悲催了。

做马耳他语老师兼相声工作者的时候,他的粉丝一群一群的,各样崇拜。按他的说法,媒体几乎一直不负面评论。

从转型做小本生意开端,负面的信息也就如影随形。

“一个理性主义者居然他妈的去创业,去挣钱?这太low了,充满铜臭味,让人心中无数承受。”

于是乎,看热闹的人就起来多了。

看热闹不嫌事儿大。你在楼顶磨叽半天不跳楼,看客们就从头忍不住心中的渴望,集体呼喊:你他妈赶紧跳啊!

从这一个角度看,罗永浩的每几次”霉运”都会极其放大,在合理,但总觉什么地方不对,正常的社会价值观不应当这么。

之二

这不,近期她又开头被扫描了。

话说集团有20三个首席营业官离职,并且绘声绘色地描述了罗胖子让功臣“钱晨”硕士“尿裤子事件”。即使钱学士亲自辟谣,但故事的演绎却愈来愈生动有趣。

只是,这故事是不是稍微有点以小人之心度常人之腹?

工作中,出现争议太健康不过了,尤其是创业型公司,而且是一群极具个性的人的结合的创业型集团。争议意味着在乎,漠视才是信用社最大的仇敌。

本人信任,锤子科技的员工一定听到过罗胖子和钱晨学士的抵触,甚至可能是指日可待失去控制的偏激的冲突。

而是要说出手,以成年人的灵性判断,可能性不大。把钱大学生塑造成一个受害者的形象,无非就是为了向人家讲明自己的想法而博得满足:你看,我说罗永浩是个无赖吧?你看,我四年前就判断锤子科技要崩溃吧?你看…巴拉巴拉…

这,可能是性情的一局部。眼看一个人起高楼、宴宾客、楼倒塌是极具观赏性的。予人玫瑰,手留余香,给别人以掌声,让祥和有胆略仍然广大人还达不到的一种境界。

其实,成功这种业务,看能力、看选拔,更看运气。年龄大了,你就能想清楚很多工作。可能,老天让您这一世就是见惯不惊,为的是来世让你磅礴。

固然我们都如此想,可能XX黑就会少很多,网路中的暴戾之气也会大为裁减。一言不合就喊打喊杀,逼人道歉,这不是理性世界。(知道我在说哪些吧?)

之三

当然,罗永浩被围观(hei)得最多的或者手机本身。这自己就来说说锤子手机。

名字真个是个问题,甘肃话中它的确不是褒义词,但是,更多的时候,它往往也只是一个语气组词,和“chuan
chuan”没有太大分别。

从锤子科技宣布手机第一天最先,他们就努力防止用“锤子手机”,而是用Smartison
T来称呼,但是,在台上再光鲜亮丽的人,有多少人在暗自没有“绰号”呢?什么二狗子、粪勺子、冯裤子之类,叫叫也就习惯了。

在自己赶上黑锤子信息的时候,平常忍不住要与笔者和评论的网友们“聊聊人生”,他们连续会抓住一点:你说锤子手机好,你协调咋不用。

我靠!我!一!直!在!用!好!吗!

自家有一台T1,且是深度用户。相反,我想问的是,整天说它是一堆狗屎的银,你们用过没?

作为深度使用者,我先说说它的缺点:

率先,握在手里感到太沉了,轻量化不够,T2得到了化解;

第二,发热和耗电快,这着实也是个问题,希望接下去的成品方可立异;

其三,没有双卡双待,对于有某些个手机号的人的话,单卡很不便民。那个题目,听说T3可能解决。

怎么?你居然没有说配置!!!

布置?我关切,但也并未那么关心,因为自己在使用了N个安卓手机之后,唯有锤子手机让自己几乎忘却了安排这回事。假设一个手机在利用的时候总是让我去想它的布局,多半是在想:“怎么如此难用,是不是部署不够?”

T1将部署与系统开展了纵深对接,使得流畅得到了很好的涵养,使用起来几乎与苹果体验度类似,但要么有距离,这也是真情。

这一个配置看起来嗷嗷叫,但动不动就卡成翔的电话机,也只可以让自家以为是破玩意儿。手机不是汽车,配置上多一项少一项一向影响体验,手机更多的心得应该是在系统上。

锤子的系统开发的确花费了一定大的功力,不是临时抱佛脚做出来的应急软件,这点,使用一段时间之后您就知道了。

本来,作为统筹集团的共同人,我喜欢锤子手机的其余一个理由就是,UI真的很棒,无论是图标依然动画,仍旧有些令人觉得多少“变态”小惊喜,总是给人以精致之感。

小巧,在中产崛起消费升级的现行中华,它肯定可以转正为财富。出品不精致是传统生产型集团陷入困境的来由之一。(将来的篇章中,我会专门探讨那一个话题。)

之四

那么,你以为罗永浩用砸西门子冰柜的一言一行培训起来的90后状告锤子科技,是不是作茧自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这总是让自身记忆中国媒体语境中经常讲述的CIA(美利坚同盟国中情局),他们总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呵呵。

自身仔细看过起诉的说辞,不可能卸载输入法也是“罪证”,这一个…有点无理取闹了。

有两遍在和一个网友争议这么些题目,我说想卸载内置输入法的人,是不是也想把通话效能、短信效用也卸载了。嘿,他立马振奋了,“你信不信,大家分分钟把手机的打电话功效给卸载了?”我信!你协调作弄吧,不用给自己看,没兴趣。

自然了,作为一个早就是法律规范“中才生”的自身来说,90后有诉讼的权利,只要你协调认为有道理就行,罗永浩也无需那么兴师动众要邀请其到优酷现场辩论,没有意思,把精力用在T3上吗。

自身正持币等待啊!你们到底何时发表啊?

之五

搞了半天,我是不是如故不曾说,为什么要固执地支撑罗胖子?

同为创业人,知道其中的费劲,扶助一下他,等于给协调打打气,理由很充裕吧?不服来辩啊。哈哈。

对了,我好像也直接未曾提“情怀”一词,对于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事物,本人才疏学浅就不去追究。

产品好就是激情。

2016.7.16于上海。


肖华东,媒体人创业在路上。领意中国(www.leadin.cn)、万印网(www.vanyin.com)创办人兼经理,以媒体人创业的见识,做互联网+时代的品牌言说者,不逗比、不赘述,说自己所想,想我能说。微信公号:xtalks。

相关文章